评论丨迈向深度老龄化,社会和个人都要跟上适老化进程

产品详情

老龄化,养老,就业

从年轻社会到老龄社会的转型,社会和个人都需要跟进适老化进程

日前召开的二十届中央财经委员会第一次会议指出,当前我国人口发展呈现少子化、老龄化、区域人口增减分化的趋势性特征,必须全面认识、正确看待我国人口发展新形势。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22年我国65岁以上人口占比约14.9%。依照国际通行划分标准,当一个国家或地区65岁及以上人口占比超过7%时,就进入老龄化;达到14%,为深度老龄化;超过20%,则进入超老龄化社会。这意味我国或已经进入到深度老龄化社会了。据《财经》杂志报道,以主要国家老龄化率从7%至14%所用时间来看,法国用了126年,瑞典用了85年,美国用了72年,英国用了46年,德国用了40年,日本用了24年,中国仅用了21年。

随着老年人口占比的不断上升,老年人将逐步变为社会主流人群。正如有专家指出,老龄化本身不是问题,不适应才是问题。现代社会的体系是与年轻社会相匹配。从年轻社会到老龄社会的转型,在积极应对人口老龄化国家战略的总体布局下,社会和个人都需要跟进适老化进程。

比如,发展第三支柱养老保险,构建多层次养老保障体系迫在眉睫。推动实现全体老年人享有基本养老服务,实现老有所养、老有所依必需的普惠性、基础性、兜底性服务,积极应对人口结构转变带来的老年人照料风险挑战,缓解社会普遍存在的养老焦虑。

再如,目前,不少地方的养老服务供需矛盾突出。一些收费较高的民办养老机构床位空置率较高,但价格实惠、服务优质的公办养老机构“一床难求”。为此,需要进一步健全养老服务体系,完善老龄事业发展财政投入政策和多渠道筹资机制,继续加大中央预算内投资支持力度。

又如,养老护理人员缺口巨大是养老机构的最大瓶颈。2022年末我国60岁以上人口达到2.8亿,65岁以上人口达到2.09亿,我国对养老护理员的需求多达600多万,但目前仅有50多万名从事养老护理的服务人员,远不能满足需求。为此,要吸纳更多人从事养老护理工作,缓解养老人才短缺困境,用人单位需要切实保障养老服务人员工资待遇,建立基于岗位价值、能力素质、业绩贡献的工资分配机制,提升养老服务岗位吸引力。同时,提高养老护理员的职业技能水平,推动养老护理员的规范化管理,更好地满足老年人的养老护理需求。

而从个人方面来说,老年人也需要积极学习新知识和新技能,以适应社会发展需要,尤其是要适应数字化时代的变化。有条件的老年人可以报名参加老年大学的学习。

《2020年度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公报》指出,在60周岁及以上老年人口中,60~69周岁的低龄老年人口14740万人,在全部老年人口中的比重已过半。而据《2022老龄群体退休再就业调研报告》,68%的老年人退休后再就业意愿强。

虽然低龄老年人再就业和中青年人就业之间可能存在一定程度上的竞争,但由于低龄老年人和中青年人的就业需求和能力有所不同,抢占就业机会的现象不太可能普遍存在。而要更好地为低龄老年人再就业提供服务,需要鼓励各地建立老年人才信息库,为有劳动意愿的老年人提供职业介绍和职业技能培训服务。把“老有所为”和“老有所养”结合起来,完善就业、志愿服务、社区治理等政策措施,有利于充分发挥低龄老年人的作用。

评论丨迈向深度老龄化,社会和个人都要跟上适老化进程

红星新闻特约评论员 何亚福

编辑 汪垠涛

红星评论投稿邮箱:hxpl2020@qq.com

TEL

400-123-4567
138-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