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主反目,政商冲突:好脾气的老鼠也急了_1

迪士尼,佛罗里达 金主反目,政商冲突:好脾气的老鼠也急了_1

全球娱乐巨头迪士尼正式宣布放弃在佛罗里达投资10亿美元的办公园区兴建计划。

放弃十亿美元园区项目全球娱乐巨头迪士尼正式宣布放弃在佛罗里达投资10亿美元的办公园区兴建计划。这是迪士尼与佛罗里达政府之间冲突的又一章。金主反目,公开报复。尽管这场罕见的政商冲突对彼此都没有好处,但双方已经公开撕破脸,看起来都有点骑虎难下。迪士尼乐园体验产品业务董事长达马洛(Josh D’Amaro)上周五向员工发送内部邮件,宣布了这一消息。“考虑到这个项目宣布以来发生的重大变动,包括新的领导层以及经商环境的变化,我们已经决定不再推进这一园区的建设。这不是一个轻松的决定,但我们认为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因此,我们不需要要求员工迁到佛州。对那些已经搬迁的员工,我们会单独进行讨论,包括可能搬回(加州)。”尽管这封邮件完全没有提到德桑蒂斯政府,但毫无疑问,这是迪士尼对佛罗里达共和党政府此前报复举措的直接回应。就在迪士尼宣布取消项目前一周,迪士尼CEO艾格尔(Robert Iger)还在财报分析师会议中公开喊话,“佛罗里达政府到底是想不想我们继续投资、扩大就业和缴纳更多税收?”这个Lake Nona新园区项目是2021年7月由迪士尼前任CEO查佩克(Bob Chapek)宣布的。迪士尼计划将影像工程部门(Imagineering)从南加州迁到佛州,在佛罗里达设置2000多个、平均年薪高达12万美元的工作岗位。当时规划新园区将在2023年投入使用,但后来决定延期到2026年。原本投资预计8.64亿美元,后来预计可能会达到13亿美元。尽管不少员工并不愿意从加州搬到德州,甚至有不少员工选择离职,但当时的迪士尼高管依然坚持推进这一项目。这背后存在着诸多现实考虑。准备迁移的影像工程部门主要是将电影内容开发成主题乐园的项目,而奥兰多的迪士尼世界是迪士尼全球最大的主题乐园,就近研发可以节省诸多沟通环节与差旅成本。当初宣布这一项目的时候,迪士尼在公告中盛赞佛罗里达的“亲商环境”。的确,与税负繁重、土地昂贵、监管繁苛的左派大本营加州相比,崇尚小政府的保守派旗帜佛州几乎是另一个极端:没有州个人所得税,劳动力成本也远远低于加州,没有那么多环境和劳动保护的监管要求。更为重要的是,为了吸引迪士尼搬迁园区,带来更多的商业价值与税收收入,佛罗里达政府还为这个新园区项目提供了未来20年至多5.7亿美元的税务减免。经济开发区内独立王国实际上,迪士尼在佛罗里达享受着最特殊的政商关系。他们是佛罗里达最大的雇主,在该州雇佣了近8万名员工,奥兰多的迪士尼世界更是佛罗里达招商引资和旅游业的一张名片。迪士尼在美国只有两个主题乐园,全球也只有六个园区;按开业时间顺序,依次是洛杉矶、奥兰多、东京、巴黎、香港和上海。奥兰多的迪士尼世界是创始人华特·迪士尼(Walter Disney)在去世之前亲自设计的,1971年正式开业。这里是全球面积最大的迪士尼乐园,几个园区占地面积高达122平方公里,已经相当于一个小城市。这里也是全球客流量最大的迪士尼乐园,疫情之前每年游客高达5800万人。2021年,迪士尼世界给佛罗里达州贡献了7.8亿美元的税收收入,更别提给当地旅游业带来的巨大流量与消费。半个世纪之前,佛罗里达的迪士尼世界还是一片荒芜人烟的沼泽地。1965年迪士尼选中这里修建主题乐园,虽然购置土地只花了500万美元,相当于每英亩(约合4047平方米)只花了182美元,但随后还需要工程量巨大的基础设施建设。为了吸引迪士尼投资兴建主题乐园,佛罗里达政府在1965年授予迪士尼一项特权,立法设立了一个自主权力巨大的特别开发区。这个Reedy Creek开发区实际上就相当于迪士尼的独立王国。在这个经济开发区中,迪士尼自己负责修建水电公路等基础设施,自主决定经营各种项目的经营管理权,都不需要向当地政府审批。迪士尼还有权发行免税的市政债券,甚至拥有自己的的警察、消防等公共设施团队。在过去半个世纪,迪士尼与佛州政府都保持着非常密切的关系。尤其值得一提的是,迪士尼也是在佛罗里达执政共和党人的大金主。公开数据显示,2020年迪士尼就给佛罗里达共和党人捐出了100万美元。那么,作为佛罗里达最大的雇主和纳税企业,阳光州的旅游业名片,还是共和党人的最大金主,迪士尼和佛罗里达共和党政府的关系是怎么一步步破裂,最终走到对簿公堂和隔空威胁的?艾格尔谴责佛罗里达这一法律迪士尼与佛州政府割席2022年佛罗里达通过的一部法律,彻底改变了迪士尼与该州政府的关系。去年2月底和3月初,佛罗里达共和党人先后在众议院和参议院强行通过一个极具争议的法案,禁止小学三年级及以下的学校课堂讨论关于性取向和性认同的话题,同时禁止在学校以“任何与年龄以及学生发育不相符”的方式教授性取向与性认同内容。自由派将该法案称为“不准提同性恋法案”(Don’t Say Gay Bill),认为该法案不仅公然歧视同性人群,更是侵犯了言论自由。但保守派认为,家长有权决定孩子的教育内容,更有必要避免儿童受到学校的引导。两派都认为自己代表着民意,不同的民调设置也得出了截然相反的结果。在左右两派高度对立的美国政坛中,LGBTQ从来都是争议最大的议题之一。佛罗里达共和党人通过这一法案迅速成为了全美的关注焦点。从联邦政府到州政府,民主党和共和党再次展开了激烈争斗。民主党总统拜登更是公开谴责这一法案是“恶法”。那么,为什么迪士尼会卷入这场左右两派的政治争斗?在最初一个多月时间,迪士尼没有就此事有过任何表态,这家娱乐巨头原本很少触碰政治话题,他们也不愿意得罪在佛罗里达执政的共和党政府。查佩克在出任迪士尼CEO之前,就是负责迪士尼乐园业务,他与佛罗里达共和党人保持着良好的关系。但迪士尼现CEO艾格尔的介入改变了状况。在拜登发表声明之后,政治立场偏左的艾格尔站出来,公开谴责佛罗里达这一法案让LGBTQ年轻人陷入危险境地。尽管艾格尔当时已经退休,但他此前曾经担任迪士尼CEO长达十五年时间,依然拥有着巨大影响力和号召力。迪士尼总部位于加州,自由派员工占据着绝对主导。在艾格尔表态之后,迪士尼员工开始向高层施加压力,希望在佛罗里达拥有巨大经济影响力的迪士尼可以介入此事,帮助自由派共同施压共和党政府。诸多核心内容创作员工发表公开信,要求迪士尼站出来谴责佛罗里达反LGBTQ法案。其中包括《奇幻猫头鹰小屋》(The Owl House)主创Dana Terrace、《唐老鸭俱乐部》(DuckTales)主创Benjamin Siemon、《幽灵与莫莉》(The Ghost and Molly McGee)主创Bill Motz等等。皮克斯和漫威两大部门的员工甚至威胁要进行罢工。尽管迪士尼帝国的业务相当多元,但内容制作部门才是迪士尼的真正核心业务,而这些创作者更是迪士尼最为看重的核心竞争力。在巨大的压力下,迪士尼最终放弃了此前的沉默立场。3月10日,迪士尼声明反对任何侵犯LGBTQ基本权利的歧视法案。德桑蒂斯政府誓言报复但迪士尼的表态阻止不了掌控佛罗里达议会两院的共和党人,他们最终还是强行通过这一法律交给德桑蒂斯签字生效。就在这一法律正式通过的当天,迪士尼再次发表声明谴责这一法案,并宣布给LGBTQ组织捐款500万美元,支持他们起诉佛罗里达政府。这种公开表态的态度或许让查佩克暂时缓解了来自公司内外的巨大压力,但却彻底激怒了主导佛州的共和党政要们。尽管他们都曾经得到过迪士尼的政治捐款,但此刻维护自己的坚定保守派形象显然更为重要。佛州州长德桑蒂斯更加激烈地公开回击迪士尼是“觉悟派”(Woke Disney),“治理佛罗里达的是我们选民的利益,而不是那些加州的企业高管(迪士尼总部位于洛杉矶)。如果迪士尼想挑起战争,那么他们选错了人。”他们随后开始安排对迪士尼的惩罚措施。取消迪士尼世界开发区的特权,则是佛罗里达共和党能够想到的最好报复手段。佛罗里达共和党众议员罗奇(Spencer Roach)表态,“如果迪士尼想拥抱觉悟派的意识形态,那么他们就应该在橙郡(迪士尼世界所在地)受到监管。”过去一年时间,迪士尼共和党主导的议会连续通过数道法律,交给德桑蒂斯签字生效,一步步撤销了迪士尼世界所在的Reedy Creek开发区特权。德桑蒂斯直言不讳地表示,这是针对迪士尼错误干预佛罗里达立法的回应。今年2月底,佛罗里达政府成立中佛罗里达旅游监管区(CFTOD),正式取代了迪士尼世界所在的Reedy Creek经济开发区(RCID),结束了迪士尼在这里延续了55年的自治特权。相比此前的RCID开发区五名委员完全由迪士尼任命,现在CFTOD的五名委员则完全是是德桑蒂斯任命的诸多强硬保守派。迪士尼无论修建什么项目,都要得到这五名保守派委员的批准。相互起诉与点名报复另一方面,迪士尼自身也在经历着调整剧变。由于业绩低迷士气涣散,去年11月迪士尼董事会突然撤销了查佩克的CEO职位,再次请来艾格尔担任CEO,希望他能够将这家全球娱乐巨头重新带回以内容创造力为中心的战略轨道。艾格尔原本就政治立场偏左,2020年还曾经考虑以民主党身份参加总统大选。在他回归之后,迪士尼与佛罗里达政府的关系非但没有改善,反而更加糟糕。今年4月底,迪士尼宣布起诉佛罗里达政府以及德桑蒂斯本人在公开实施政治报复,侵犯了迪士尼的宪法权利。迪士尼在诉讼文件中表示,“迪士尼别无选择,只能提起诉讼保护员工、游客以及本地合作伙伴的利益。这是德桑蒂斯政府指向明确的政治报复行为,威胁到了迪士尼的商业运作,危害到了迪士尼在佛罗里达的经济前景,也侵犯了迪士尼的言论自由权利。”与此同时,佛罗里达共和党人也没有任何让步的想法。在迪士尼起诉德桑蒂斯政府之后,德桑蒂斯任命的、新组建的CFTOD旅游监管区也宣布起诉迪士尼,指称迪士尼违反了佛罗里达关于房地产开发的相关法律。在迪士尼宣布取消10亿美元办公园区项目之后,德桑蒂斯州长办公室昨天发表声明,试图淡化迪士尼放弃投资项目对佛罗里达招商引资的影响。声明对迪士尼大加嘲讽,“迪士尼两年前宣布了这一项目。但之后就没有任何进展,我们也不确定(项目)是否会最终落实。考虑到他们的财务危机、下滑的市值和低迷的股价,他们重组业务取消项目也不会令人惊讶迪士尼取消办公园区项目表明了他们绝望想保住此前特权,无视佛罗里达人民通过他们民选代表传递出来的意愿。”去年年底,德桑蒂斯以巨大优势获得佛罗里达州长选举,更增强了他在佛罗里达推行强硬保守政策的信心。更为重要的是,他计划今年参加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初选,与前总统特朗普展开直接竞争。过去几个月,德桑蒂斯已经在几个对竞选影响重大的州进行演说,阐述他的保守主义理念。在这种时候,德桑蒂斯更不可能对迪士尼让步,树立自己对资本巨头软弱的形象。除了取消迪士尼的开发区特权,德桑蒂斯还宣布要通过立法和监管举措进一步施压迪士尼,包括上调酒店税收以及对迪士尼世界外部道路进行收费。不过,这场罕见的政商冲突或许并没有赢家。如果德桑蒂斯政府因为迪士尼公开支持LGBT,就赤裸裸打击报复该州最大的纳税企业和最大的雇主,不仅会损害佛罗里达的纳税收入和就业环境,更会影响他们招商引资的亲商形象。除了放弃10亿美元办公园区投资项目,迪士尼后续还有更多的筹码,他们还有一个更大的规划投资项目:未来十年在佛罗里达投资170亿美元扩建迪士尼世界,创造1.3万个就业岗位。在放弃办公园区项目的时候,迪士尼乐园业务负责人达马洛表示,他依然相信新投资项目能够最终落实。迪士尼CEO艾格尔谈到未来投资项目时表示,这个新投资项目能够吸引更多的游客来到佛罗里达,带来更多的税收,但问题是,“佛罗里达政府到底想不想我们继续投资、扩大就业和缴纳更多税收?”

 

TEL

400-123-4567
138-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