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省雕塑院院长马辉:北方雕塑着重恢弘 南方雕塑更加细腻

雕塑,马辉,广东省

“南北雕塑联展”的举办,再次引起了雕塑地域风格的讨论。此前偶有提及“南派雕塑”的说法,在来自省外的艺术家,如何看待广东雕塑?南方雕塑与北方雕塑存在怎样的异同?陕西省雕塑院院长马辉接受收藏周刊记者采访时表示,北方雕塑着重恢弘南方雕塑更加细腻。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陕西省雕塑院院长马辉:北方雕塑着重恢弘 南方雕塑更加细腻

南方雕塑的细微和精致的表达,值得学习

收藏周刊:广东雕塑给您的印象如何?

马辉:在我们学生时期,就非常关注广东的雕塑,尤其一些著名的雕塑作品。比如潘鹤、唐大禧、梁明诚等前辈的很多雕塑作品,我们一直都是在抱着学习的心态。我们还专门到南京观摩了由尹积昌等先生创作的《英勇就义——南京雨花台烈士纪念碑》。另外,潘鹤先生的《开荒牛》《艰苦岁月》等作品在我们学生时期都有很大的影响。近些年,广东的年轻一辈优秀雕塑家更是层出不穷,涌现出很多在国内有影响的雕塑家和雕塑作品,是一支国内重要的雕塑力量,非常踏实而勤奋地耕耘在各自的创作工作中。

收藏周刊:在您看来,广东的雕塑有怎样的特点?

马辉:他们处理作品的细腻手法,表达上的无微不至、深思缜密,是广东雕塑家们非常鲜明的创作特点。这些特征和北方、西北的艺术风格非常不一样。比如《五羊雕塑》,不但构图造型十分讲究,从各个角度看都用心构思,而且在处理手法上,在当年加工工具如此不发达的年代,他们对形体、细节、表情的刻画,对每一只羊的动态处理,羊与羊之间的关联的刻画,都非常巧妙,显示了创作者在材料运用上的高明。如果说北方更注重整体浑厚的话,南方雕塑在细节的刻画与情趣方面更细微和精致的表达,是值得我们好好学习的。

收藏周刊:在雕塑领域,近年流传一个“南派雕塑”的说法,您所总结概述的能否放到“南派雕塑”的范畴里理解?

马辉:如果提到南派雕塑,在我的理解里应该主要是体现在南方有大量的传统工艺美术因素的介入,比如木雕、石雕、陶瓷等传统工艺手段和材料在雕塑创作过程中的介入。在我们看来,这里呈现出传统工艺的元素以及凸显材料美学等特点,无形中更加丰富了雕塑创作的概念和方法。一些优秀的作品,通过对木雕等各种工艺手法的掌握并运用之后,所呈现的作品面貌会更加丰富、更为多样性,而在其他地区,传统工艺美术等手段在雕塑创作中所占比例,应没有广东雕塑家那么明显,这可能是“南派雕塑”的一些特点吧。

陕西当代雕塑注重传统 老一辈雕塑家影响深刻

收藏周刊:对比来看,陕西的雕塑特色如何?

马辉:陕西当代雕塑艺术,在老一辈雕塑艺术家的奋斗和传承下,形成了一种恢弘的、追求整体的、形体概括的、注重传统的雕塑艺术的造型语言体系。我们身处西安,古称长安,是中华文化艺术史上具有重要意义的城市,在这里,几乎无时无刻不在提醒着艺术创作者们,所看到的,所感受到的都是中华文明数千年的历史与文化底蕴,这些因素对陕西的雕塑家,尤其是老一辈雕塑家的影响是非常深刻的。在新时代,陕西的雕塑家们会运用自己的专业技能,努力去表现当代中华优秀文化和讲好陕西故事。

收藏周刊:具体在作品里如此体现出来?

马辉:比如陕西省雕塑院于上世纪80年代在临潼所建树的大型石刻群雕《秦统一》,这组作品是典型的现代具有公共在地性现实意义的城市雕塑作品,创作风格厚重大气,形式与内容高度协调统一,作品里面所出现的人物和战马形象均延续了秦兵马俑的造型特点,艺术家们很好地把古老的造型技巧与当代具有公共意识的艺术作品样式相结合,并成为经典。我所列举的这些雕塑所具有的浑厚、整体的艺术特点,在陕西,乃至全国的雕塑领域是具有代表性的。当然,还有很多具有类似特征的代表性雕塑,在此不再一一列举。

【人物介绍】

马辉

现任陕西省雕塑院党总支书记、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

 

TEL

400-123-4567
138-0000-00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