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鸿飞:生活化是“南方雕塑”的主要特点

雕塑

随着上周有关“南方雕塑”话题的讨论,雕塑行内持续关注。对于“南方雕塑”的特点、风格或者背后形成的因素如何,全国政协委员、广东省美协副主席许鸿飞从气候、地缘环境、文化融合等角度分析,认为我国雕塑艺术在南方和北方各有特点,他认为,在南方的雕塑作品很实在、很自在、很悠闲、生活化。

■收藏周刊记者 梁志钦

1. 很实在、很自在、很悠闲

收藏周刊:要总结南方雕塑,我们能概括一些特点吗?

许鸿飞:在我国,南方的雕塑十分“接地气”,很务实,具有亲切感。在南方的雕塑家习惯“只做不说”,这样的性格往往会直接投射到作品的特点上。南方的雕塑作品很实在、很自在、很悠闲。喝茶是这里的生活方式之一,而喝茶聊天过程,本身也是创作思维碰撞的过程,因此,生活化也是南方雕塑的主要特点。

收藏周刊:所谓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这里的雕塑与地理位置、生活还有哪些关联?

许鸿飞:生活化是“南方雕塑”的主要特点

许鸿飞:首先,南方温和湿润的天气哺育和滋养了这里的雕塑艺术。艺术家一年四季都能自如地创作。黄永玉以前那么喜欢来广州,也是因为随时都可以一起玩雕塑,一起创作。所以南方雕塑生活化也是这么来的,想起就去做,想动手就动手,不需要做充分准备,哪怕有时候穿着西装打着领带,兴致来了,也一样可以做泥塑,可以说,在广州,雕塑创作就可以随时穿插在生活的场景中。

收藏周刊:由此可见,效率高,也是南方雕塑的一个特点。

许鸿飞:的确是,灵感一来随时便可以做作品,所以,经常可以把一些好想法表达得很到位。

2. 南方的雕塑会更细腻,细节很多

收藏周刊:是否也因为这样,在大体的风格上形成了北方“豪迈”,南方“细腻”的特色?

许鸿飞:可以这么理解。北方在艺术语言表达上就更加豪迈、直接。大块面或者不拘小节的。而在南方则可以慢慢做,细细雕琢,所以通常南方的雕塑会更细腻,表现更多细节。

收藏周刊:在您看来,做雕塑是否首先在于情感的表达而不是赋予太多的理论概念?

许鸿飞:是的,这或许南方雕塑艺术的一个特点,先根据自己的情感把作品做好,不用一开始就预设太多的条框,太多的理论概念,不能总是想着自己这么做是为了表达什么主义,表达什么风格,不能做概念地迎合。先遵循自己的感受出发,把作品做完,怎么定位,怎么评价,属于哪一类风格,这些就留给评论家来阐述。如果一开始就想得太多,甚至作品还没有做好就开始贴上各种概念,会束缚作品创作。

3. 在这里快乐的面貌随处可见

收藏周刊:对于广东来说,北方还包含几个地方,例如西北、东北等。不同地方的雕塑,能否也概况几个特点?

许鸿飞:西北的雕塑在取材上,更多地强调历史因素;北京的雕塑,则更强调主题性创作,尤其重大历史题材;四川的雕塑更多的是取材少数民族的题材,跟西南地区聚居众多少数民族的群众特点有关。所以对比来看,广州就很包容、兼容,国际交流频繁各种文化交融在一起,做事情更显得自在从容,因此,在这里快乐的面貌随处可见。

收藏周刊:您会给年轻一代的雕塑家哪些建议?

许鸿飞:首先,热爱生活,好好体会南方生活的方方面面,丰富的生活方式可以给作品带来无穷无尽的艺术素材,哪怕直接把某个地方的某一刻记录下来,就可以做成一件作品了。比如粤菜、广东音乐,大街上群众的衣着,穿拖鞋的习惯或者花城的特点,街头小吃……内容很丰富,把其中某一处的元素抓住,把人们的幸福、快乐、自在、从容的面貌定格了,就是一件很好的作品。

【人物介绍】

许鸿飞

生于广东阳江市,1990年毕业于广州美术学院雕塑系,全国政协委员、中国美协理事、广东省美协副主席。

著名雕塑家梁明诚谈南北雕塑:

南北各有长处 我们更多是写意雕塑

我觉得从潘鹤老师到我,到黎明,做的都是一种写意雕塑。潘老师在全国雕塑界里面也是以写意手法著称,追求艺术气氛和效果的写意风格,是很明显的。中央美术学院是很理性,鲁美也是很理性的,做得很饱满。中国美院的传统是做得所有起伏都连接起来了,很流畅,很舒服,也是很理性的。潘老师风格就很不一样了,感性的东西很多。

其实南北各有长处,各有风格,没有说一定是谁好,只是各种流派。潘老师在表达人物的精神面貌上,是比别人略高一筹。用理性的方法去做的话,比如把眼球做成一个珠子突出来的,做的是有体积的艺术,眼球一定要圆的,这样很难表达一种神采,太科学了,太多条条框框。我要表达一种神采,眼睛就是因为有黑白、有高光,才有神采,不一定要把眼珠做成一个球体,这就是一种区别。像潘老师没有进过美术学院,也没有去留学,只是自己看大量的雕塑,哪个流派都看,哪个风格都看,慢慢汲取各家所长,形成自己的风格。(据《雕塑空间网》)

 

TEL

400-123-4567
138-0000-0000